笺语青白

一棵树 一棵树

彼此孤离地兀立着

风与空气

告诉着他们的距离

收到了几张明信片
会不会有人
恰好留下了地址

我承认

我喜欢你,陌生人。

我们未曾相见,我却喜欢你很久。

时间,超过半年,超过一年,超过一年半。

我想过你,像想喝水的感觉,记忆犹新。

也想过你的音容笑貌。

看过你拍的照。

我承认,你是我的梦、

是我半截的诗

是我无法起笔的绘。

曾想见却未得见的你。

依然约好相见,也未如愿的你和我。

依然怀着如此沉默的梦。

       ——《有位先森,wo称他Icer》

我离开

请挽留。

© 笺语青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